“從這裡,一直往南走,遇到的山脈中間,有一個山口,最狹窄的地方,不過一裡地長!”

“沿著這個山口,可以進入到一片大陸之上,其地方的規模,絲毫不遜色於我大秦本土的天下!”

“什麼,有如此之大?”

一聽到這裡,李信不由的發出了一聲驚呼,不可思議的說道。

而贏長生,卻是重重的點了點頭,然後張口說道。

“當然是真的了,本公子難道還能夠欺騙你嗎?”

“而且這片大陸上麵的國家,相當的弱小,隻要你派出去軍隊去攻打的話,我敢保證,隻要一千人馬,就可以征服這片土地了!”

“一千人馬?真的可以做的到嗎?”

一時間,聽到了贏長生誇口說,區區一千兵馬,就可以徹底的征服這片土地之後。

一旁的李信,忍不住發出了一聲驚呼。

而贏長生肯定,又讓他產生了動搖,這時候,贏長生拍著他的肩膀,朝他說道。

“若是不信的話,回頭,你可以按照本公子的吩咐,派遣出來一支軍隊,到達這裡,看看就知道了,到時候,你就會知道,本公子說的,是對的!”

“嗯!”

聽完了贏長生所說,李信微微頷首,心裡卻是琢磨,回頭就派出去一支軍隊,過去看看,看看當地的情況如何。

一邊,李信又朝贏長生一拱手說道。

“十九公子,還請在大宛多歇息幾日,然後到達輪台後,坐火車歸國!”

“什麼,火車修到了輪台了?”

一時間,聽到了這個訊息後,贏長生不可避免的發出了一聲驚呼。

好吧。

他萬萬冇有想到。

大秦帝國的鐵路線路,竟然已經修到了輪台了。

而一旁,李信聽到了贏長生的驚呼聲後,也不由的一笑,朝贏長生解釋。

“十九公子有所不知,您離開大秦,已經有近一年的功夫了,一年時間,這點成就,不足掛齒啊!”

“還真是……”

一想到這裡,贏長生不由的乾笑了幾聲。

確實,他離開大秦帝國,已經有一年之久了。

一年時間,發生這些個變化,確實算不上稀奇。

想到這裡,贏長生不由的,流露出來了笑容,朝李信說道。

“留就不留了,離開這麼久的時間,本公子還真有些個想念,想念我大秦,如今,早一日歸國,比晚一日強,本公子現在就出發!”

說著,贏長生騎著快馬,便繼續的踏上了歸程。

然後,在輪台成功的坐上了迴歸大秦的火車。

隨後,輕輕鬆鬆的回到了大秦帝國。

在回到大秦帝國之後。

贏長生隨即,在鹹陽城外,看到了前來歡迎自己的文武百官,以及無數百姓,還有政哥他老人家。

好吧,贏長生此番這次遠征,值得如此隆重。

因為,贏長生可是徹底的征服了一個巨大的國家不說。

而且,還是跨過數萬裡遠的距離,滅亡一個國家啊。

這樣的壯舉,可謂是前所未有的存在。

在這樣的情況之下。

在場的所有人,自然而然,對於贏長生的壯舉,是相當的佩服的。

自然而然,會對贏長生,相當的恭敬的。

此時,隻見到政哥,一臉的激動,臉上帶著難以掩蓋住的喜色,望著麵前的贏長生,然後,忍不住感慨著說道。

“你小子,一年不見,比以往高了些,也壯實了些,當然,也黑了些……”

“哈哈,父皇,兒臣所沿途經過的地方,都是沙漠,日照相當的充足,出現這種問題,再正常不過了!”

贏長生的聲音落下,贏政微微頷首,然後,又繼續說道。

“朕也覺得如此,朕如今在宮裡,擺上了慶功的宴席,就等著你小子呢,隨朕過去吧!”

“諾!”

政哥的聲音落下後,贏長生隨即,朝政哥一拱手說道。

慶功宴會在鹹陽宮裡麵舉行。

顯得是相當的隆重,離開的一年時間裡麵,鹹陽宮裡麵,變化並不算太多,看著麵前,桌子上麵,擺放著的菜色。

其中有不少,都是贏長生,許久冇有吃到過的東西了。

這倒也很正常。

在羅馬當地的氣候,環境也大秦這邊是截然不同的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能夠在當地進行種植,能夠在當地生長的蔬菜還有食物,是自然而然,不可能與大秦一樣的,所以,很多能夠在大秦吃到的東西,在當地是見都見不到。

贏長生,還真有些個嘴饞。

不過,正當他拿起筷子,準備大快朵頤的時候。

空氣裡麵。

卻是陡然間,傳出了政哥,他老人家的聲音。

“慢著……”

“你小子,且聽朕,把話說完成不成……”

贏政有些幽怨的掃著麵前的贏長生,隨即,他咳嗽 一聲,看著殿內,坐在那裡的群臣們說道。

“朕這些日子,思前想後,總感覺,精力有些個不濟,再加上,朕也是個勞累命啊,自登基之時始,到今日,朕禦極這麼多年來,每日都是勞累不堪,十足的勞碌命!”

“前幾日,太醫夏無且,還跟朕說,朕身體雖好,但長久下去,恐怕會出問題,朕也覺得如何!”

“再加上,朕的年齡,真的是大了些了,尋常百姓家裡,似朕這個年齡,也都不再乾活而是安心養老了!”

“可是,朕這大秦的一攤子事,可放下啊!”

說著,政哥看向了贏長生。

“可是,如今好了,朕的兒子回來了,這小子,比朕有本事,打下來的天下,比朕統一六國的天下都要大的多,由這小子治理天下,肯定比朕強!”

“如今,他也從羅馬歸來了,朕索性,便直接的遜位,當太上皇,讓這小子接朕的班,諸位愛卿以為如何?”

一時間,政哥的聲音,落下的那一刹那,群臣們愕然,就連贏長生,也一臉的懵逼。

不過很快,贏長生就想要拒絕,可是還不等他張口,政哥卻是笑嗬嗬的朝他說。

“你小子莫要拒絕,朕乾了這麼多年,也該你小子了,這大秦的天下,交給你,你可一定要給朕,治理好了,切莫負了列祖列宗們留下來的大好河山!”

“父皇既然都如此說了,兒臣遵旨就是!”

一時間,贏長生也不好說些什麼,他接旨道。

“兒臣保證,一定治理好天下,讓天下,都臣服於我大秦,讓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成為一句實現,而不是空洞之口號而已……”